分类 华宇娱乐 下的文章

方祖岐,笔名重九。江苏靖江市人(祖籍安徽徽州),男,1935年10月生,1951年8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1956年6月入党。1997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93年晋升为中将军衔,1998年晋升为上将军衔。2016年受聘任江苏省档案馆名誉馆长。

少年经历感受 人民军队本色

因为我在靖江老家是抗日战争拉锯的地方,到解放战争仍然是拉锯的地方,我的家里经常去新四军。抗战接近胜利,新四军要攻城,接受投降。那么新四军的指挥所就设在我们家,1945年的时候。所以我小时候和他们接触机会也很多,看到我们人民军队的状况:官兵一致啊,和老百姓处得非常好啊,是缸满地净老传统。

那么住的地方就是门板撤下来当床,铺点草,走了以后必须把门板上上。这些所有的细节,当年军民关系是非常好的。我还记得当时住在我们家的应该说是新四军靖泰独立团的领导干部,和我父亲晚上谈到深夜。我那时是小孩,不知道他们谈什么,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他们是在讨论国内的形势。

而国民党的兵在我们那里也住过,在我家也住过。我亲眼看到那个官欺负兵啊,为点小事情就是要打军棍的——脑袋前面摁着,腿摁着,打屁股,打军棍的呀。那个连长身边那个管伙食管财务的,就是为连长捞钱的。走到哪里是去做生意去,克扣军饷,欺压百姓,欺压他自己的兵。

虽然过去家里没有从军的,但是两种军队、两种社会、两种制度,从小在我脑子里清清楚楚。

投笔从戎 投身抗美援朝

你们都知道“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刚解放是到处一片欢欣鼓舞。可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朝鲜战争爆发了,1950年。

我们当时是个学生,是从朝鲜战争爆发以后,在10月份派去志愿军入朝以后改变了整个朝鲜战场的态势。

那么,打仗当然需要新的兵员,所以全国当时掀起了参军参干的热潮。我们青年学生是参干,到各种军校去学习。

那个时候可以说不管是什么样的家庭,青年学生参军参干,是义无反顾。

我到部队以后学的是机要,搞密码电报的。我是在装甲兵指挥所当译电员。我这个译电员面对的是志愿军司令部,志司台。那么每天志司台有战况简报,每天的战况都通过电报发到所有的朝鲜战争中的军以上的单位。军以上的单位再往下发。战况简报,每天战争情况我清清楚楚。朝鲜战争打得非常得惨烈,因为我们是劣势装备,敌人是叫武装到牙齿。那时是武装到牙齿的美军。我们凭什么战胜它?勇敢、不怕牺牲,就是这种精神。我经常在电报中看到,我们在一线的指战员为了夺取一个山头,他要班也好排也好,写争取当突击队、突击班的申请书,甚至是血书、决心书,互相争斗不可开交。但是实际上谁都清楚,今天晚上上去,一仗下来,可能剩不了几个人。这就是牺牲。是什么呢?真的去牺牲。黄继光、邱少云,我读他们的事迹,我读在明码电报中,我都翻译到。邱少云的事件当时通报是非常地详细,把手插到地里面去,任凭燃烧弹燃烧,后面不远就是水塘。一直到牺牲,一声不吭。这个是太不得了的事啊。黄继光堵抢眼那是在上甘岭战役当中。上甘岭537.7北山加597.9这两个高地,是很小的一个山头。但是呢,它是我方插到敌人前沿的两个要点。所以美国人觉得很难受,那么动用了六万部队,前前后后,争夺这个。那两个山头都削掉了两公尺,两尺的,就是石头变为灰尘了。坑道里面,一个坑道我现在还能记得,我翻译电报当中,一个坑道里面有十八个建制连。

在坑道作战,对不起,你飞机大炮的优势在这发挥不了。那么我们到最后的时候,因为他(美国)也不行了,停战,到最后嘛,老美打不下去,才同意签订停战协定了。

我翻译停战命令的电报,翻译手都在非常激动地哆嗦,是颤抖。我们终究停战了。

打到最后你说我们这么一个穷的国家,一个贫穷落后的底子,这样一个装备很落后的军队,把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打败了。这在世界上是不得了的呀,它最大的好处是赢得了国内和平建设的环境。再就赢得了中国的国际地位。谁敢小看我们?再给你们说个事,我到孟加拉国去,2000年去出国访问的时候,人家的外事局陪同的说,这位是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资深上将。他叫“资深上将”方祖歧,那人家对方肃然起敬。参加过朝鲜战争的呀,在外国战争的心目里,不得了的呀。

下马丹青 热心参与慈善事业

搞点慈善活动啊,我这些年是在追求这个事情。这个事情也是一个社会责任感,

原标题:鞍钢拟向中石油无偿划转6.5亿股A股股份,双方交叉持股

中石油无偿向鞍钢集团划转4.4亿股A股股份获批3个月后,鞍钢集团拟向中石油无偿划转股份。自此,2015年以来密集出现的央企交叉持股再添一例。

10月12日晚间,鞍钢股份(000898)发布公告,公司于10月11 日晚间接到鞍钢集团转来的《鞍钢集团公司关于无偿划转鞍钢股份有限公司国有股份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中称,为加强鞍钢集团与中石油集团的战略合作,优化鞍钢股份股权结构,鞍钢集团拟将其通过其全资子公司鞍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鞍山钢铁”)持有的公司6.5亿股A股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8.98%)无偿划转给中石油集团。

本次无偿划转后,鞍钢集团通过鞍山钢铁持有公司42.19亿股 A 股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58.31%,中石油持有公司6.5亿股A股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8.98%。

截至10月12日收盘,鞍钢股份A股股价报6.52元/股。若据此价格计划,本次无偿划转股权对应价值约42.3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的5月26日,中国石油(601857)公告称,控股股东中石油拟将其持有的中国石油4.4亿股A股股份(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0.24%)无偿划转给鞍钢集团。 按当天股价计算,这笔无偿划转价值34.32亿元。随后的6月27日晚间,中国石油公告称,上述国有股份无偿划转事项已取得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批准。

这也就意味着,中石油和鞍钢集团这两大央企的已基本完成交叉持股。而央企之间的交叉持股自2015年底开始密集出现,中国海运集团、中远集团、中船集团、国投集团、原宝钢集团等也曾无偿划拨一定的上市公司股份给其他央企。2015年9月印发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积极促进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推动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此番鞍钢集团和中石油之间的交叉持股让外界不免联想到宝武大合并之前中石油和宝钢集团双方的相似动作。2016年6月17日,中石油向宝钢集团无偿划转6.24亿股A股股份,占中石油总股本的0.34%。2016年8月15日,宝钢集团向中石油无偿划转8亿股A股股份,划转部分占宝钢股份总股本的4.86%。

就在这两个时间点之间,也就是2016年6月26日,宝钢股份(600019)和武钢股份(600005)几乎同时宣布筹划重组。在此后的分析中,相关人士就认为,中石油和宝钢股份的交叉持股即是为宝武大合并做准备,也就是在合并方案需要股东大会投票表决时能够有所保障。毕竟,一旦一股独大的国有股份回避表决后,中小股东有可能掌握决定权增加变数。

不过,鞍钢集团和中石油本身也合作历史悠久。自2000年以来,鞍钢在钢材销售、油品采购、科研等方面与中石油开展了广泛的合作。鞍钢集团官网显示,2014年1月15日,两者还在北京签订了战略采购协议,双方确定为期十年的战略采购合作期,并承诺在战略采购协议期内,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为对方发展提供支持。

根据协议,中石油将为鞍钢集团提供较为稳定的资源市场,鞍钢集团将为中石油提供石油天然气输送管道用钢、石油天然气储罐及压力容器专用钢板、石油天然气输送及炼化装置用无缝钢管等战略采购产品。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台湾国际空间越来越小,蔡英文想花17亿搞“邦交”,“金援外交”这条老路走得通吗?

台湾通往世界的钥匙在北京手中,通关密码就是承认九二共识的核心意涵“两岸同属一中”。

1949年国民党当局退往台湾后,如何继续拓展国际空间成为一大难题。从那时起,所谓的“金元外交”或者称为“金援外交”应运而生,它曾在一段时间内起过一定作用,但自上世纪70年代台湾当局退出联合国以及中日邦交正常化、中美建交,“金元”日益难以为继。

从上世纪90年代起,随着中国大陆经济发展,两岸的实力差距日渐拉大,“金元外交”成为台湾当局的财政包袱,而随着2008年承认“两岸同属一中”的马英九上台,两岸达成了“外交休兵”的默契,负责“金元外交”的“机密预算”最少时期仅有4.4亿新台币。

如今,不承认“九二共识”核心意涵的蔡英文当局上台,台湾的国际空间被压缩。与此同时,明年编制的“机密预算”增至17.2亿新台币,几乎是马英九时期的4倍。这不得不令人怀疑,吃力不讨好的“金元外交”是否又要重燃战火?

“中国游说团”

不妨先回顾下“金元外交”的历史。

在台湾《联合报》看来,这一形式最初雏形是台湾当局在美国建立的“中国游说团”。从上世纪50年代起,在蒋夫人宋美龄的操盘下,当局对支持台湾的美国政客提供金援助,依靠这批人士影响华盛顿方面的对华政策,为台湾当局在国际社会“发声”。“中国游说团”一度被认作是美国第二大游说势力,仅次于“犹太游说团”。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随着台湾当局被请出联合国以及中日、中美关系正常化,国际形势发生剧变,台湾所谓的“邦交国”出现了雪崩式的滑落,到了1979年仅剩下了22个国家,西方主要国家几乎都与台湾“断交”,当局的国际空间日渐萎缩。

不过,自1970年代后台湾经济逐渐起飞,凭借“台湾钱淹脚目”的财力支持,当局出手日渐阔绰。李登辉时期开始推行“务实外交”,向非洲、加勒比地区、南美洲等经济相对落后国家提供金钱援助,一些国家政要也见钱眼开,放弃“一中”原则,与台湾建立所谓“外交”关系,台湾的所谓“邦交国”一度增至30余国。

进入本世纪之后,陈水扁当局执政,他推行“烽火外交”,持续与大陆对抗,结果是“邦交国”越斗越少。等到2008年马英九上台后,两岸关系缓和,在“外交休兵”的默契下台湾的所谓“邦交国”数量保持在23个。2013年,非洲冈比亚宣布与台湾“断交”,北京直到2016年蔡英文上台前才宣布与其恢复外交关系。当年“5·20”后,圣多美与普林西比、巴拿马也先后与台湾方面“断交”,台湾所谓“邦交国”减至20个。

“不能说的秘密”

通过金钱开道,背后就是“不能说的秘密”。一旦消息曝光,或者对方拿了钱不办事,就变成了花费公帑的丑闻。这期间,就发生了臭名昭著的台湾当局“国安密账”。

1994年在李登辉的拍板下,台湾当局对南非第一大党非国大实行“巩案”,即“巩固邦交”之意。背景是该党将在南非首次不分种族大选中获胜并执政,这威胁到南非与台湾之间的“邦交”关系。为此,台湾当局秘密从岛内汇到南非1000多万美元,分批交给对方。

问题是,当局岛内外务部门根本没有这笔预算,因此李登辉安排安全部门出钱。原本以为这件事就了结了,谁知到了1999年,岛内安全部门突然发函给涉外部门,要求归还这笔代垫款项。然而,这笔巨款汇入安全部门的指定帐户后,其中700多万美元却通过当时国民党“大掌柜”刘泰英等人,转入李登辉成立的智库“台湾综合研究院”,成为轰动一时的“国安密账”丑闻。刘泰英因此被判有期徒刑3年。

即便如此,在上世纪90年代,包括南非在内,台湾三大主要“邦交国”还是先后与其“断交”,其他两个分别是韩国与沙特阿拉伯。毕竟,四小龙之一的韩国与中东大土豪沙特,谁也不缺那么点钱。

至于如今这些“邦交国”中,除了在欧洲的那个国家之外,其余的在国际舞台几乎都没有声音,纯粹属于为台湾当局装点门面之用。为台湾说话的,大概就是每年联大开会,几个国家挑头起哄提案让台湾进入联合国。一阵吆喝之后,也算对得起台湾送来的大把银子。

重回金援老路

因此,回顾历史可以发现,从1949年之后,随着大陆综合实力的增长,台湾当局“金元外交”的市场越来越小,赔本赚吆喝的情况愈发明显。根据岛内数据,陈水扁时期每年外事部门的“机密预算”在40亿到65亿新台币之间,马英九上任的2008年度(预算是陈水扁任期最后一年编制),“机密预算”达57亿新台币。

到了马英九任内,“机密预算”开始大幅度下滑,2012年度编列16亿元,2013年度后开始低于10亿元,2016年度仅有4.4亿元。个中原因就是两岸彼此保持默契,台湾当局“不能说的秘密”开销大幅下降,不必再花大把银子去巩固所谓“邦交”。

可惜好景不长。蔡英文当局主导的2018年度预算中,“机密预算”数额增至17.2亿元新台币,此外,主要服务台湾海外侨办的当局“侨委会”竟然也打破惯例,编列了1亿多新台币的“机密预算”。

对此,国民党党智库召集人、前民意代表林郁方问当局,这是否代表蔡英文眼看“外交”局势不稳,又要重回塞钱给各国政要的金援老路?他进一步指出,当局补助海外侨胞社团,对当地政府具有一定敏感性,不适合编列“机密预算”。

对此,民进党方面解释,适度的“机密预算”是必要的,今年新增加的“机密预算”主要是国际合作相关的业务,还危言耸听地说,我方“外交”不能存活在“施舍”之下,“外交”人员在第一线,也要有足够的“子弹”。

没错,台湾的海外空间受到压缩,但这不是给“外交”人员多少“子弹”就能解决的问题,说白了,给多少“子弹”也没有用。搞“新南向政策”要花钱,力抗大陆压力也要花钱,与美国、日本搞好关系也要花钱,银子砸下去了或许会有小收获,但依然难以改变大局面。在国际社会,中国大陆与台湾地区孰轻孰重,这是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的问题。

这又回到了我们常说的那句话,台湾通往世界的钥匙在北京手中,通关密码就是承认九二共识的核心意涵“两岸同属一中”。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